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级黄金手 > 第1082章 算得了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fsjzp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景行的突破点在于他能够将雕刻在规则平面上的立体画移植到不规则平面上,同时让以前的单线条浅浮雕立体画进化到更复杂的程度。

    如果真的是用画笔在画立体画,借助色彩的视觉效果,很容易就能绘制出复杂的图形从而达到视觉立体效果,可是将这种立体画移植到雕刻技法中,没有了对比明显的色彩的辅助,想要营造出那种强烈的立体感,就非常难了。

    再加上雕刻的时候只能使用单线条来表达,线条相对画笔而言要粗得多,很难做到非常精致,在雕刻的过程中就更加困难。

    但是艺术这种东西吧,掌握了理论知识以后,实践就要容易的多,只要肯下苦工,基本上是个人都能有所造诣,就算再难,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

    所以,搁在徐景行这种开了挂的非人类身上,这种突破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他在一次次的尝试中,将单线条控制在比较细腻的程度的同时又加强了线条的密度和层次性,再结合立体画的视觉理论来布局,很快就找到了窍门,这样,将他独创的立体画雕刻技法应用在平面不规则的手把件上以后,就很简单了。

    当然,说简单,那也是相对而言的,对他而言比较简单。

    如果换个普通画家或者雕刻师,让他们在不规则的平面上创作立体画,他们会愁死,因为立体画是一种视觉效果非常强烈的绘画流派,利用视觉原理让观者体验到到“身临其境”“栩栩如生”的感觉,在平面上作画的时候,只要考虑一个角度的视觉效果就可以了。

    可当立体画的载体本身也是一个立体结构的时候,观者要面对的可不止一个平面,而是若干个,甚至无数个。

    当这种载体是平面比较规则的圆形时,也还好一些,平面规则的情况下,视觉角度都是一致的,找准规律将标准套上去就可以,比如说徐景行雕的那些雕立体画手串。

    问题是当这种载体从单一平面、规则立体结构变成不规则的立体结构时,难度就不止先前的十倍百倍了,需要创作者根据结构的变化将其中的所有细节都考虑在内,所耗费的脑力远超普通人的能力范畴。

    不客气的说,在徐景行这里一天几乎能完成的任务,换做其他雕刻师傅或者画家,可能需要一个月、半年、一年的时间,甚至,给他们那么长的时间,他们也未必能做到徐景行这种地步。

    当然,这里说的都是普通人,真正的天才不再这个范畴之内,这个世界上除了徐景行这种开了挂的,还有很多真正的天才,哪些人的大脑在某种程度上也跟开了挂差不多,只是那种天才实在太少,在艺术领域混的就更少了,甚至很多年都见不到一个。

    因此,徐景行拿出来的这只手把件,仅从艺术角度来讲就很了不起了。

    连老爷子当然是识货人,很清楚这只小叶紫檀木雕立体弥勒佛手把件的珍贵之处,再加上这小手把件的特殊功效,这价值更加无法计算。

    只是连老爷子为人豁达,跟徐景行的关系也非同寻常,也就没再没完没了的用嘴说谢谢,而是认真的体会这只弥勒佛手把件的好处。

    好半天后,老爷子才慢慢的睁开眼睛,长叹一声,“唉,老头儿我欠你的人情又重了不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得上。”

    徐景行耸耸肩:“别,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吗?再说了,真要谈人情,我爸妈可欠您不少人情没还呢,甚至,要不是您的帮助,说不定这个世界上都没我这么个人,所以真要说人情,那也是我欠您的。”

    连云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笑过后才问:“认祖归宗了?”

    “前几天去我姥姥姥爷家了,算是吧。”

    “呵呵,小顾没送你点见面礼?”

    “送了一个院子,就在胡同那边,已经开始装修了,等入住之后,咱们就是邻居,以后串门也方便。”

    “还行,那套院子不小,虽然旧了点,不过位置不错,而且里面还有一口活水,挺难得。”

    “是的是的,那口活水我看着也挺稀罕的。”

    “设计图是谁搞的?”

    “好像是美院的一个在职教授,是那家公司的特聘,还是样式雷的传人,我看了看,做的挺好,很符我口味。”

    “让我给你把把关?”

    别说,连老爷子这么一说,徐景行还真的有点动心,在建筑领域,尤其是仿古建筑领域,连老爷子的水平真不比那些大名鼎鼎的设计师们差,甚至更强,因为连老爷子的文化水平是那些人拍马都赶不上的,有了丰厚的文化底蕴,设计出来的东西就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浮夸之物,而是真有韵味的好东西。

    可是看着老爷子说话都费劲儿的模样,他还是摇了了摇头:“您呐,好好修养吧,等把身子骨养好了再说别的,现在可不敢让您帮我干活儿,万一把您累着,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哎——”老爷子颇为遗憾的长叹一声,却也没坚持,而是跟他闲聊起了那栋大院子的来历。

    按照老爷子所说,那大院子也曾经是某亲王故居的一部分,七六年的时候推倒重建,被顾老爷子用一尊明代纯金菩萨立像从市政那边换了过来。

    那个年代里,古玩收藏还是一片荒芜,甚至绝大部分人对那些老物件避之不及,老物件什么的都不值钱,也就那些金银类古玩比较有价值,但价值主要还是以贵金属市场价来计算的,而不是按照古董的价格来计算的,一尊纯金菩萨立像在当时可能买不了多少钱,可在黄金匮乏的时代里,意义却不小。

    但就算如此,在当时的人来看,那一笔买卖也是顾安仁做了赔本买卖,一大坨金子换一个破院子,简直不知所谓。

    不过现在再看,那又是另外一种情形了,就算把那尊纯金菩萨立像留到现在,也不过是几百万的市场价。而大院子呢?低于九位数你好意思开口?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顾安仁的眼光还是非常超前的。

    徐景行跟连老爷子聊的正欢时,他手机响了,是于明秀打来的,他随手接起:“于总,什么事儿?”

    “徐先生,您最好赶紧到工地来一趟,”于明秀紧张的低声道。

    “发生了什么?”徐景行被于明秀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故,急忙起身朝连老爷子摆了摆手就跑了出去。

    “那个,电话里说不清楚,您来了就知道了……”

    “好,我马上到!”

    徐景行一出门也懒得开车了,拔腿就跑,三步并作两步的往自家院子那边冲去,不到两分钟就赶到了现场,他到现场的时候,于明秀正在工地的一角大声呐喊:“让开让开,都别乱动,老三,爬上来——”

    卧槽,不会真的有人受伤了吧?

    虽然就算出了事故也不用他负责,可新家在动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兆头。

    不过当他推开人群挤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是他想错了,因为现场并没有人受伤,相反,还全都喜气洋洋的样子,正围绕着工地里的一个深坑看热闹,坑底还有一个小青年在翻腾着什么。

    能翻腾什么?当然是宝贝了。

    深坑的中心是一个规整的长方形坑洞,洞里面有六七个大大小小的木头箱子,箱子外面还都裹着那种老式的牛皮纸,其中一个箱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有两只青花梅瓶,从上边望去,品相还都不错。

    这情况一目了然,工程队在施工的时候挖开了一个藏宝洞,看箱子和牛皮纸的年代,应该是近现代人挖的,可箱子里面的物件就不好说了,指不定会有什么好宝贝呢。

    也难怪这些工人们一脸喜气洋洋的看热闹,因为这种事情一般只发生在新闻和传说中,一般人是很难碰到的,就算他们不太可能分到什么宝贝,可能开开眼界也是好的,说出去也是谈资,不是么?

    只有于明秀一幅紧张兮兮的模样。

    不过也不怪于明秀,因为这种事情要是控制不好是会出大事儿的,工人哄抢宝贝还是小事儿,万一相互争夺起来,是可能出人命的。

    而且从这地方挖出来的东西不管贵贱,那都是国家的,一旦出了问题,很可能会被追责。

    所以直到看到徐景行赶来,于明秀才松了一口气,“徐先生,怎么办?”

    “让工人们散开继续施工,再给派出所打电话,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徐景行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道,一点也没有插手那些宝贝的意思。

    于明秀瞬间愕然:“您,您不下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那可都是古董啊,说不定会很值钱的……”

    “呵呵,多值钱?”

    “几百万或者上千万?”

    “为了那么点钱,至于么?”

    于明秀默然,那么点古董跟眼前这一千二百平的大四合院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难怪人家一幅“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想笑”的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赌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