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踏歌少年行 > 第四十六章 战巨蚺苏明中毒 断悟道兄弟重逢

第四十六章 战巨蚺苏明中毒 断悟道兄弟重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fsjzp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战斗,其实就是一种舞蹈艺术,充斥着力量与残酷的美。

    一抹艳丽的红闪过,鲜血飙飞,一枝长箭直挺挺钻进苏明的血肉之躯。

    “苏明!”男子身后的女子发出一声惊呼,手起剑落,更胜前筹的翠绿血液之花大朵大朵撒在地面上,潮乎乎地染湿一大片。

    一声长嘶,振聋发聩。剧烈的疼痛使得草纹蚺加速扭摆着身躯,尘土翻飞,地面好似被耕牛犁过。

    “咳咳,小婵,你没事吧。”苏明左肩被长箭插入,短短时间,皮糜肉烂,骇人至极。

    “你为何替我挡箭啊。”云小婵神色慌张,看着那让她阵阵心悸的伤口,心顿时凉了半截,这分明是毒液造成的伤口溃烂啊,再这样拖着苏明非死亦残啊。

    最糟糕的设想还是成真了,这畜生果真有毒!

    “想我堂堂翩翩公子,今日竟在这畜生手里如此狼狈,让我在小姑娘面前如此丢脸。”苏明声音愈发显得微弱。

    “这时候还开什么玩笑啊。”听着苏明一贯略带调笑的话,云小婵竟提不起一丝抗拒,她看着苏明若刀削般细长的眉毛,内心顿时打翻油盐罐五味杂陈。

    “老大,老大!”不得不说苏明的跟班还不是那么不堪,尽管危险已经身负重伤大打折扣,但终究还是未解除的,他们五六号人一拥而上,刀枪剑戟,尽皆往草纹蚺的伤口处招呼,哪怕草纹蚺已颓靡到无力反抗,他们仍不罢休,直至尸体化作肉泥,才得以安息。

    “来苏明,这颗是解毒丹,试试能不能解了这蛇毒。”一颗火红色的丹药散发淡淡药香,云小婵将之塞进苏明有些发黑的嘴唇,丹药顿时化作一股热力,上经下络,四肢百骸,扩散开来。

    此丹药,珍异殊品,集百草,解百毒,是云中歌给云小婵以防意外的。

    “感觉如何?”云小婵关切问道。

    “我好多了,别担心。”苏明面色稍稍缓解,勉强一笑。忽然,一口黑血被狂喷而出。

    “现在最关键的是有高人运功治疗,你不宜继续捕猎了。”

    “不行。”苏明忽然来了精神,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全身翻了个方向,看向霍杰,眼眸中尽是敌意。

    霍杰一愣,旋即无奈一笑走了过来道:“如果你担心,我大可和你一起离开。现在最主要的是疗好你的伤,这可是关乎性命的事,别本末倒置了。”

    “哼,不必。我与小婵青梅竹马,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破坏的。”

    “那你还不走?”

    “我苏明岂会被这点伤打倒?如果这次挂彩回去毫无建树在山庄何以服众!”

    霍杰看向云小婵,云小婵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了句:“他自小便是这样倔强爱逞强。”便搀扶着苏明与众人一起缓缓前行。

    霍杰看着渐行渐远的苏明与小婵,暗自叹了口气,百无一用是书生啊,今日受教了。怀着这样的想法,霍杰改弦易辙向一个不同方向走去。

    云小婵回头望去,只见霍杰身影已然远去,她稍作犹豫大呼一声他的名字,可霍杰头也未曾转动,只是摆摆手,便扬长而去。她刚欲冲过去却被苏明一阵咳嗽拉住双脚,再抬头时霍杰的踪影已消失在一丛灌木后。

    “霍杰……”云小婵继续前行低声咀嚼着这个名字。

    将视野追踪到霍杰的身上,他自离开队伍,自思无所可去,而漫无目的游荡也不是办法,便索性攀上一颗粗壮的数木,在细密的枝桠盘膝入定,感悟形脉。

    时间在攀竿的日头中渐渐逝去,空气中的涬溟丝丝缕缕好似蛛网,肉眼不可察地在霍杰身旁结成膜化成茧。浩然正气,凛然长存,以形胜虚,蜕虚蝶形。气势凝罡,必如彩蝶脱茧,先自缚,后自荣。

    霍杰静静悟道,万籁皆空,六根如镜,前尘旧事,江湖相忘。数次的积累,星光神祇的诱导,聪颖机警的头脑,数个条件使得那醍醐灌顶的瞬间明悟,已近在咫尺!

    霍杰身随意动,双手凭空划出粗略简单却细品玄奥的弧线,手印所结处,线轨相辅相成,一个奇妙的图案当空悬浮在霍杰面前。

    快了!快了!

    霍杰的身子剧烈颤抖,额头的汗珠大如晨露,他的情况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瓶颈地步,一步跨越去,便是海阔天空!

    就在此时,异变突发!

    三道流光,似离弦之矢,折枝采叶,一路疾驰而来,强大的冲击波直接向霍杰席卷而来。

    “哗——”霍杰直挺挺跌下树。

    大梦初醒,烟消云散,刹那而来的豁达让持久疲劳的心灵蓦然舒展。

    灵魂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在坠落!

    明明是间不容发的时候,他却显得如此从容,好似光阴无缚,超脱尘网,弹性的时间被意识拉长延伸,终成此刻这幅横视纵观洞察全局的气候。

    时间在一瞬间的蹦弹后,迅速恢复了原有的模样。霍杰不知道刚刚的异样是否出于自己意识的模糊而产生的错觉,但那份俯察万物的上位者心态却在胸膛历久回荡!

    “哎呦!”惨叫声下一刻自霍杰嘴中传出,他从树上坠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山崩地裂的,尾椎没摔成四瓣他都庆幸娘亲生他生得坚挺。

    “谁!”一少年猛然回头,看向霍杰坠落的方向。紧接着一个万分惊喜外带意外的声音欢呼:“霍杰!”

    霍杰本来摔得七晕八素,恍惚间竟听到有人在唤他的名字,乍一看时还有些重影,可待他揉了揉眼睛看得真切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仇?!”

    重逢的欢喜氤氲在胸间,可眼下绝非叙旧的时候,哪怕二人之间有太多事与经历需要交流。

    “霍杰,待我解决这两个杂碎再与你详谈。”夜无仇一把抹掉嘴角的血丝凛然道。

    听到此话,霍杰才开始审时度势,夜无仇与二人对峙,此二人皆身着藏青色服饰,头戴黑金镂空鹰隼猎食图抹额,脚踢帆布长靴,一眼便可知同属一个势力。

    “他们是?”

    “恶隼山的杂碎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赌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