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踏歌少年行 > 第二章 行至璇星有露水 匆匆妙遇善良人

第二章 行至璇星有露水 匆匆妙遇善良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wfsjzp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有些深沉,那些下午见到的天鹅会在哪里度过?他们所谓的乐园,一定是建立在有月光的水边。夜无仇略带哀伤地如是想。

    不远处,粼粼波光溜进夜无仇的眸子,他睫毛闪了闪,便定睛向前方瞧去,一叶扁舟在水面上行驶,荡起扇形的波纹。划船的渔夫是一位发已雪白的老者,面相朴实,还带一天的疲疲惫,吃力地撑着竹杆,将船一点点划进一片芦苇丛中。系好船,老人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收拾收拾,将船蓬中的油灯点亮。他眼睛迷离的看着河对岸如星星般散洒在地上着的灯火,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在那么一瞬间,似乎又多了不少。他的生活太艰苦了,他起早贪黑地干活,累的半死,挣的钱却仅能够糊口的。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还要被贵族剥削一层。而那些贵族,什么活也不干,依旧能花天酒地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日子让人怎么过啊!老伴死的早,儿子也为那些贵族战死沙场,换来的是什么?不过这一切也怨不得别人,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只有强者才会活的更好,为了生存,弱者受欺负也得忍气吞声。哎,谁让自己没有实力呢?

    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进入船篷中。

    …………

    前方,芦苇重重,与芦苇丛之幽深处,那月光难以照耀到的地方,似有渔火独明,在夜幕上晕染出圈圈温暖的橘红色。再向远处望去,湖的彼岸,似有人家居住,两三星火,散乱错落,在彼岸勾勒出一片温和的氛围。

    于此乱世,此情此景不可以不说成是一种珍奇。夜无仇伫立岸边,眺望着眼前的美丽,痴痴似入神。以至于欸乃声起,在芦苇不自然地晃动中,老人的小渔船向这边靠来都未曾发现。

    “那位,想要渡湖吗?老人用他那苍老的声音大声道。

    夜无仇猛然回神,待瞧见来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尽管,他的笑容,老人家是看不见的。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就会爱上他所在的城。夜无仇正是极喜这所在,便极喜这里的一切。欲问原因,那么能在在乱世中保持一份纯真,这一点

    就足够了。

    夜无仇待渔船靠岸,踏了上去,便将宽大的帽子揭去,丰神俊朗的面孔暴露在月光下,月色流淌汇聚,将那点点阴霾一扫而空。

    “呦,是位小友啊。”老人扶了扶草帽边,笑道。

    “老人家,我去湖的那边。”夜无仇轻轻点点头,微笑道。

    “好嘞,可是这钱……”老人支支吾吾道。

    少年闻言,打断了老人的话,自怀中取出白银一两,轻塞进老人手中。老人定睛一瞧手中之物所代表的价值,连忙又塞回夜无仇的怀里。

    “小兄弟,这可使不得,这路费仅仅五个铜钱罢了,如此多的钱我受用不起啊。”

    少年微微一怔,旋即认真地看了一眼老人,便将白银换成铜钱交给老人。老人这才满心欢喜的捧着铜钱进了船篷,将之收下。

    小渔船摇摇晃晃,像一个醉酒的汉子,驶向对岸。夜无仇坐在船头,轻轻地呼吸着夜晚的清凉与静谧。唉,浮华烟景,须臾寂灭。天玄剑派身为千古大派亦有今日之没落,于此乱世,这里又能平静多久呢?夜无仇自嘲地摇了摇头,喃喃自

    语道:“毫无实力却妄自为天下担忧,未免贻笑大方了吧。还是先顾好眼下之境吧。”

    言讫,夜无仇远眺那星星般的灯火,他通过地图知道,那是一个镇子,名叫露水镇。属于一个二流势力,万劫宗的势力范围。而万劫宗大致上坐落在由璇星帝国的东北角。这里距天玄山脉,关山迢递,遥遥不知有多远。这些时日,日夜兼程,风餐露宿,当真走过了不短的距离。

    “真是不容易啊。”少年轻叹,又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微微湿润处,叹道:“也不知道师尊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还……活着。”少年心中虽然极其不愿承认,也不愿说出这个词,但无奈,事实总是需要一颗勇敢的心去面对。

    在水声潺潺中,湖岸越来越近,最后触之可及。

    “小伙子,你是初次来璇星帝国吧?”

    老人的声音自船尾突然响起。

    “对啊。”

    “那你可得小心行事,以免惹上麻烦,那些人可是很厉害的,并且很霸道,能忍就忍了吧。”

    “谢谢关心。”

    “哦,对了,向刚进露水镇,就能见到一家客栈,那里的价钱公道又实惠,服务又好!”

    夜无仇于船首笑得很温暖,他和老人素不相识,而对于一个陌路人却如此,真不是任谁都可以做到的。善人自有善报,如若无人报,那就我来报,别的没有,钱财倒是有一些,给老人改善改善生活,就当我的一片心意吧。

    夜无仇对人间疾苦,世态炎凉深有体会,他从小父母死的早,他沿街乞讨,曾遭到多少白眼与辱骂!年幼的心灵饱尝了人们的冷漠。后来,是师尊可怜他,又看他天赋极佳,收他为徒。天玄剑神经常便装带夜无仇来到底层人们中,高层人

    们中。他对人们之间的虚伪与残忍略有见识。“用坏人的鲜血染湿征袍,来捍卫善良人们的一切”,这是天玄剑神于夜无仇幼年时上的第一课。天玄剑神也许不知道,这句话,夜无仇牢记了一生!

    又转身看了渔翁一眼,大踏步向露水镇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赌博网